资讯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商务资讯 > 正文
连接北大校友,助力科创报国
http://www.50cnnet.com 物联中国
日期:2019-09-11 17:23:33来源:物联中国 作者: 收藏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号“燕缘雄芯”(ID:yanyuanxin2019),作者大雄,36氪经授权发布。

科创时代来临,硬科技创业迎来大风口。硬科技指以人工智能、信息技术、光电芯片、生物技术等为代表的高精尖端科技,区别于以互联网模式创新为主的软科技,硬科技需要长期研发、持续积累才能形成原创技术,具有极高的技术门槛和技术壁垒,难以被复制和模仿。

硬科技创业人才主要集中于国内外顶尖高校,北京大学作为国内最高学府孕育了一批优秀的科创生产力。

9月8日,“燕园情 雄芯志·北大校友科创高峰论坛”于北京北辰洲际酒店召开,本届论坛由燕缘雄芯主办,北大新世纪集团、久友资本、INKO应科公关咨询联合协办。北京大学原常务副校长王义遒、北京大学信科院原党委书记郭瑛、北大国重实验室主任陈章渊、傲科光电子董事长商松泉、飞芯电子CEO雷述宇、知存科技CEO王绍迪、北极光创投董事总经理杨磊和久友资本董事长、燕缘雄芯平台发起人李阳等杰出校友为大会发表了致辞和主题演讲,现场参会校友近500人。

发挥燕缘雄芯平台价值,连接北大校友助力科创

北京大学原常务副校长王义遒

北京大学原常务副校长王义遒校长在大会致辞中称,中国正迎来伟大复兴,实现中国梦经济上必须要搞上去,就需要经济转型。科技创新是现代经济转型的动力。北京大学作为中国一流综合大学,应该在新的科创时代里走在前面。发挥北大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的精神。

“我希望从今天成立一个联盟,对中国的科技发展能够作出突出贡献,这样才不愧于我们是北京大学的学子。”

王义遒认为,信息技术根本上是从数学、物理、化学等基础学科里诞生,要攻克卡脖子技术,关键还是要发展基础研究。而基础研究的创新突破一定要有思想碰撞,燕缘雄芯这样一个北大校友组织的平台,为创新提供了重要的交流空间。

北大信科院原党委书记郭瑛

北大信科院原党委书记郭瑛称,燕缘雄芯平台要整合起北大的校友资源,发挥平台的连接作用,干的实、干得好,在中国下一步战略发展中起到更大的作用。

光互连的世界正在爆发

随着信息技术发展、数据大爆炸,通信世界正在从电时代全面迈向光时代。

北大国重实验室主要研究光传输与光网络、光传感与信号处理、光电子器件与集成,核心是光电子芯片,可应用于海缆、洲际、星际通讯一直到干线、芯片间,也可应用于数据中心、导航感知等。

北大信科院教授、国重实验室主任陈章渊

北大信科院教授、国重实验室主任陈章渊介绍,近年来光通信已有两个转变:第一,过去用分离器件搭一个大系统现在变成了一个芯片;第二,光通讯过去主要是运营商在用,非常贵,这几年开始进入消费类市场,成本变低。这两个转变带来了巨大的市场机会。

首先,随着数据中心流量在按指数级增长,2018年以太网已完成400G的标准化,意味着数据中心很快会有400G的商用模块。现在市场大批量在用的是还是100G、40G光模块,从40G到400G,是一个巨大的升级需求。

其次,随着VR、虚拟现实的发展,多媒体数据传输从HDMI 2.0的18G正走向8K高清2.1的48G、96G甚至192G,这在消费市场带来了有线光缆发展的必然趋势。据了解,中国一年大概产80亿根多媒体线缆,大部分供给国外。

第三,在芯片上,随着人工智能机器学习需要大量计算,计算能力越来越强,但输入输出能力却没有跟上来。从功耗来看,输出输入功耗已快逼近整个IC功耗,逼近电的极限,光通信成为解决电极限的必然趋势。

陈章渊称,通过大宽带的光链路,把光和电集成在一个芯片上是目前光互连的主要技术思路。据了解,集成光电子有两种常见方式,一种是用III-V族材料磷化铟、生化铗,另一种是用半导体工业里面用的硅。陈章渊预测到2025年,芯片间或芯片内集成光子将成为可能。

科创时代,科研成果如何落地?

校友共话:把握科创时代,落地科研成果

科创时代,科研人员正在成为创业的先锋大军,将一个个实验室里的梦想兑现落地。对科研背景的创业者来说,如何来实现科研转化?在角色转化中又面临着怎样的困扰?

飞芯电子CEO雷述宇认为创业在选商业模式的时候“取舍”很重要,一定要想得清楚到底要做什么事情。飞芯电子一开始做车载激光雷达,后延展到智能电子、手机、安防、工业,把“激光雷达”直接上位到光学三维建模,就是“取”。但飞芯电子只做光学三维建模里的接收阵列芯片,舍去了发射、光学、模组、算法等等。“取”和“舍”的目的都是服务于其商业模式。

芯翼科技创始人肖建宏称,创业的赛道选择非常致命,做技术的人总会想技术能不能做到世界第一,但更重要的应该考虑创业者认为的第一是不是客户认为的第一。

硅光物理专家孙笑晨认为创业需要一个很好的团队,这个团队需要去挖掘、去组建,甚至培养。北大的同学一路拔尖上来对自己形成了强大的信心,这个信心非常重要,副作用是创业的时候容易什么都想自己抓。就会陷入到一方面自己精力不够用,另一方面让团队整体合作非常不协调。

中科驭数CEO鄢贵海博士毕业后在中科院研究所工作,鄢贵海称:“因为在研究所、高校基本都是老师思维,带学生是要去补弱的学生,但在公司带员工就完全不对。”鄢贵海称:“创业后带员工要用长处,这将直接影响公司的整体效率和扩张速度。”

爱特曼科技创始人及CTO刘炜把自己50%的时间花在了客户的拜访和需求了解上,在一线真正聆听客户的需求,反馈给公司和团队,并以此调整产品方向和业务形态。

第三代互联网来临,核心基础设施正在构建

傲科光电子董事长商松泉

互联网正从移动时代走向万物互联的第三代互联网,对基础设施、数据中心的要求更加严格,光电子作为基础设施提升的一个技术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会。

第一代互联网的核心网络是建立在2.5G上,电影只能下载了看,第二代移动互联网时代每个人可以通过手机看在线的高清电视。而随着人工智能、自动驾驶等第三代互联网的来临,今天的基础设施已无法满足。摩尔定律从物理的角度已经到了极限,如何实现万物互联?光学复合集成成为未来的趋势。

傲科光电子董事长商松泉称,光模块是一个非常普遍采用实现光互联的产业,随着应用的趋势不断增长,有将近50%的光模块用在中国,还不包括出口部分,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优势。

在光模块里,光芯片和电芯片是主要的成本,但中国在高端芯片上没有自主能力,面临被卡脖子情况。中国的优势是有华为、中兴、烽火,有光模块的厂商还有代工厂商、芯片设计厂商,弱点则在芯片。

傲科光电子主要聚焦于芯片设计、高速光电继承互通互联,被评为5G芯片设计企业,其产品已用在中国电信、中国移动的核心网络里,是国内唯一一家做400G核心网络芯片的半导体企业。

商松泉称,芯片设计很重要,量产也很重要,质量管理也需要量产、测试能力、封装能力和产品能力。

人工智能落地,芯片能力是关键

芯片作为“卡脖子”技术深远影响着中国发展的方方面面,北大信科院作为专门培养信息技术人才的主要阵地,涌现了一批技术创业的优秀校友。

知存科技CEO王绍迪

知存科技CEO王绍迪从北大毕业后在UCLA读博期间开始做定制化的芯片设计,其创业的项目正是针对人工智能大计算量需求而设计的存算一体芯片,通过芯片设计以极低的功耗帮助人工智能落地。

据了解,预计到2025年人工智能将达到200-300亿芯片市场,云端芯片将拥有一个很大的市场,但随着物联网快速发展,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结合,边缘侧的芯片需求将越来越多。王绍迪称,推理芯片预计几年后可以在端侧的应用场景超过云端应用场景。

王绍迪称,人工智能受限于现在的芯片结构,在做运算的时候,数据要不断地从存储器和处理器之间来回搬运,数据传输的功耗占了一芯以上的芯片功耗,计算的功耗和跟数据搬运的功耗相比只有几百分之一。这导致整个人工智能的效率没法真正落地。

存算一体化的概念大概2008年、2009年开始被提出。简单说,存算一体化就是在运算的时候,把原先的计算单元和存储单元分立的架构,改成计算和存储融合的结构,这样运算中就没有数据搬运,可以大幅度提高芯片的运算效率。据了解,知存科技存算一体的芯片架构可以将效率提升50-200倍。

硬科技创业,选择是关键

校友共话:硬科技创业,关键时刻的关键选择

创业的万里长征中有很多关键时刻,创业方向的选择、创业团队的组建、创业产品的方向,以及一轮又一轮的融资等等。每一次选择的成功与否最后决定了创业的成功与失败,如何在创业中做对的选择正确的选择?

淳中科技董事黄秀瑜创业一开始主要给其他厂家做OEM,没有自己的品牌,后来放弃代工转型做自有品牌。虽然转型前期市场受到一点影响,但做自有品牌一下子拉开了与同时期厂家的距离。

凌波微步创始人于胜民称,创业公司最难的两个事情一个是缺钱、一个是缺人,要坚持能熬过来。

未感科技CEO严伟振认为对产品和下一代技术路线的判断和选择是一个关键点。现在有不少做激光雷达,有很多量产,也有初创型的激光雷达公司,未感科技瞄准做未来5年、10年的产品。

灵犀微光CEO郑昱曾经面临量产难的困境。是妥协的采取一种更容易实现的技术,还是心存高远坚持初心走下去?但坚持初心则可能遇到资金链、销售收入等等问题。

“第一我觉得这项技术虽然难量产,但不是不可实现;第二这种轻薄型的AR眼镜是未来C端和B端都要用的方向。”在这两个基础的假设下,郑昱选择坚持初心。2019年灵犀微光的良品率已经达到70%,远远超过了国外竞争对手。

微源光子CEO朱晓琪认为在选择天使投资人时,投资人对创业者的信赖程度至关重要。硬科技创业在研发过程中的很多问题、很多难事,无法预先知道。在遇到困难时,天使投资人作为陪伴创业者最久的人,其对创业者的信赖程度起到一个很大的作用,如果产生不信赖,则会互相间产生很多内耗。

未来中国5-10年,要把握三大趋势

创业离不开投资,投资是创业成功的助燃剂。经过互联网时代的高潮,硬科技创业成为大的趋势和风口,科创板的诞生也为硬科技创业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北极光创投董事总经理杨磊

创业者如何抓住新一波硬科技创业的机会?北极光创投董事总经理杨磊认为,未来中国有三个大势:第一是资本过剩,第二是技术分叉。投资开始向To B领域倾斜,从应用向底层技术倾斜。

杨磊称,中国低端为王的时代已经过去,中国3000亿芯片进口的是中高端。中国对中端和高端芯片的市场需求非常庞大,但国产几乎空白,这是巨大的创业机会,也是挑战。

第三个趋势是融合,杨磊预计2020年带柔性触控和柔性屏的产品会出来,信息科学、物理科学、生命科学三者的融合将产生巨大的机会。

杨磊称,硬科技创业者特别需要坚持。25家科创板第一批上市公司平均成立时间是11.6年。在科创板首批上市的25家企业里,北极光创投投资的有2家,另有一家近期过会的山石网科。这三家公司成立时间都超过10年。对硬科技创业者和投资人来说,坚持都非常重要。

连接北大校友,助力科创报国

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样一个重要的历史关头,北大人都想充分发挥自己的作用。

燕缘雄芯为北京大学百廿之际,由北大信息科学技术学院电子学系为主的120余位校友,与北大新世纪集团、久友资本联合发起创立的“北大校友科创产业资源整合与服务”平台。

目前,燕缘雄芯平台已连接了1000多位北大电子系系友、3000多位北大信科院院友,上万北大校友、燕缘雄芯旨在通过整合北大校友科创资源,助力中国科技创新崛起。

久友资本董事长、燕缘雄芯发起人李阳

久友资本董事长、燕缘雄芯发起人李阳称,每一次科技革命的爆发窗口期都是一次世界版图改写的机会。中国正赶上第四次科技革命大机遇。过去几十年,中国在芯片等核心技术上被卡脖子,更底层的器件、材料甚至理论层面都急需突破,而底层更基础的研究恰恰是北大人的强项。

燕缘雄芯平台以中早期科创投资,结合多维度综合服务,支持中国科技创新企业发展。中早期投资主要聚焦硬科技方向:人工智能、光电芯片、核心半导体器件、新一代通信技术(5G)、 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航空航天、新材料等。多维度服务指为科创企业提供融资顾问服务、智库支持、产业生态链接、媒体顾问、综合咨询等多元服务。

李阳称,硬科技和软科技是相对的。软科技更多是商业模式和服务模式的创新,如电商、O2O、网红经济、共享单车等。商业模式、服务模式的创新主要依赖于一个很好的主意解决一个痛点,但很难有很高的壁垒。硬科技则需要深厚的专业积累、背景,其高门槛和高壁垒决定了最核心的因素是人。中国高端知识分子、科学家才能为中国的硬科技带来突破和创新。

据了解,本届论坛邀请了科研、产业、投资等多个领域的北大校友,年级横跨50年,覆盖电子、微电子、物理、化学、数学、光华、经管等十几个院系,参会报名800余人。

燕缘雄芯启动仪式

大会最后,北大信科院原党委书记郭瑛、北大新世纪集团总裁邓永海、前高盛高华证券董事总经理吕东风、傲科光电子董事长商松泉、北极光创投董事总经理杨磊、北京大学物理学院党委副书记董晓华、飞芯电子科技有限公司CEO雷述宇、久友资本董事长及燕缘雄芯平台发起人李阳、北大校友创业联合会秘书长郦红、久友资本管理合伙人何煦10位北大校友和嘉宾共同开启了燕缘雄芯平台的正式起航。


出处:物联中国作者:Semiconductor Engineering(责任编辑:zy)
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物联中国(www.50cnnet.com)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分享到:
  • 资讯
  • 产业
  • 服务
  • 应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