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商务资讯 > 正文
把大学教授投进监狱,可能成为大洋彼岸的新风潮。
http://www.50cnnet.com 物联中国
日期:2019-11-13 17:02:09来源:物联中国 作者: 收藏

原标题:多名华裔教授或面临牢狱之灾,美国生物医疗学术界“清洗”升级

原创: 牛耕 DeepTech深科技

把大学教授投进监狱,可能成为大洋彼岸的新风潮。

2019 年 8 月,美国堪萨斯大学的华裔化学家陶丰被指控犯有四项欺诈罪,仅因为他获取联邦资金时并未披露在中国大学的全职工作。“这不是开玩笑吧?”他的律师彼得·R·蔡登伯格说,“这些教授正面临 20 年监禁的刑罚。”

如今,NIH(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打算把更多华裔教授送进监狱,而不只是让学术机构辞退他们。《纽约时报》11 月 5 日报道称,NIH 与 FBI 的调查已扩大到全美 71 家医学机构,涉及 180 起潜在知识产权盗窃案,其中 24 个涉嫌犯罪活动的案件可能被移交给刑事诉讼部门。

图 | 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 Christopher Wray 曾于 2019 年 7 月告诉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中国试图以窃取的方式爬上经济阶梯” (来源:东方 IC)

这次调查涉及之广,“似乎影响到生物医学研究的每个学科。”NIH 负责院外研究的副主任迈克尔·劳尔博士说。美国医学院校联合会的首席科学官小罗斯·麦金尼干脆形容,“你可以把有重要研究项目的医学院名单做成掷飞镖的标靶,你会有 50% 概率击中一个正在进行调查的学校。”

越来越多证据表明,调查是针对美国华裔教授。“你不能在有围墙的情况下搞科学,“如果对安全的考虑主导对话的话,我们可能会失去科学上的领导地位”,2019 年 10 月,美国高等院校联合会副会长托比·史密斯表示。彭博社则形容这是一场红色恐怖,“历史可能在这种政治气候中重演,华裔美国人可能会像二战时的日裔美国人一样被抓捕。”

至于生物医学领域为何先遭殃,华盛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的高级顾问斯科特·肯尼迪认为,“人们对生物医学研究的可能性越来越关注,部分原因是近年来中国的野心越来越大。”有智库认为,生物医学将成为中美在芯片后的下一个角斗场。而华裔教授返乡潮,对于中国的生物医学发展未必是坏事。

格外值得关注的是,这一段风波也有可能快速平息。一名华裔教授匿名告诉 DeepTech:NIH 最近有迹象不搞扩大化。在 2019 年 10 月的美国神经科学学会 SFN 年会上,国立神经疾病和中风研究所(NINDS)所长还亲自出席中国人的联谊会,对前一段的打压表示歉意。

华裔教授成刀下鱼肉

调查华裔教授始于 NIH,全球最大的基础生物医学研究公共资助方。在 2019 年,这家机构握有 390 亿美元预算,其中 80% 分配给美国研究人员,因此对生物医学研究机构有无上的影响力。2018 年 8 月,NIH 主任柯林斯(Francis S. Collins)向接受 NIH 资助的数千家机构发出声明,鼓励它们与 FBI 合作,因为“美国生物医学研究的诚实正直性受到威胁”。

图 | NIH 主任 Francis S. Collins(来源:https://www.nih.gov/about-nih/who-we-are/nih-director/biographical-sketch-francis-s-collins-md-phd)

MD 安德森癌症中心,美国最好的癌症研究机构,最先响应号召,开始调查 5 名华裔研究人员。吴息凤教授就是其中之一。她为 MD 安德森中心工作了 27 年,担任过化医学和公众健康基因组学中心主任、癌前基因组图谱计划主任、病史数据库主任等要职。著名流行病学家 Margaret R.Spitz 博士评论她说,“我从没带过这么好的学生。”

在癌症研究领域,吴息凤建立了庞大的样本库,能筛选癌症药物遗传生物标志物,帮助 AI 识别早期高危人群。这项工程声势浩大,幸而 MD 安德森中心鼓励国际合作,从上任主席 John Mendelsohn 就如此。在研究生涯中,吴息凤发表过 540 篇论文,被引用 2.3 万次,其中 87 篇与中国机构研究者联合发表。“她是一名模范合作者”,彭博社得出结论说。

但氛围开始起变化,吴息凤的合作成果变成罪证。FBI 要求 MD 安德森提供部分员工的 5 年内邮件,“可用于任何目的,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无限期”。吴息凤仅被查出几个小问题,包括让同事帮忙下载下载经费计划书、打印编辑审查草稿等。她还被指控,未披露所有中国合作者,尽管他们的名字在论文中都已经注明。在复旦大学无偿担任顾问教授,也成了调查人员指责她的罪证。

为此,吴息凤被无薪停职,等待即将降临的处分。2019 年 1 月 15 日,她辞去职务,放弃在即将召开的质询会上为自己辩驳,只身一人返回中国。此时她已 56 岁,在美国家庭有丈夫和两个孩子。3 月,浙江大学隆重接待了她,并授予她公共卫生学院院长职位。

图 | MD 安德森癌症中心 (来源:东方 IC)

“我很自豪曾在 MD 安德森工作,但即使是伟大的机构也会犯错误。我为自己所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并且不后悔。”吴息凤表示。而癌症研究领域那句著名的口号,“癌症没有国界”,却为此蒙羞。彭博社在文章标题写道:《如何避免治愈癌症?美国正用红色恐怖清洗中国科学家》。

当 MD 安德森中心辞退华裔职工时,美国华裔教授的交流群内尚且议论纷纷。但随后发生的一件事让教授们陷入恐慌中,都不怎么说话了。

在 MD 安德森之后,埃默里大学也在内部信表示,迫于 NIH 压力开始调查职工。2019 年 3 月,于山平、李晓江、李世华等 9 人联名致信埃默里大学校长,提倡她捍卫学校国际科学家的正当权益,重视国际合作的价值。但这换来的是解聘邮件和被赶出办公室。

5 月初,埃默里大学调取了李晓江的电子邮件,发现不完整的合同、基金申请书和专利草案。随后 5 月 16 日,李晓江与妻子李世华共同管理的实验室被校方强行关闭,学校当天通知李晓江被解雇,实验室里 5 名非美国裔成员也被一并开除。

这对一名终身教授颇不寻常:李晓江在埃默里大学工作 23 年,是亨廷顿舞蹈症、肌萎缩侧索硬化症研究的专家。他的妻子李世华也是埃默里大学正教授。而通常,辞退一名终身教授需要走耗时漫长的流程。

对于辞退原因,埃默里大学称,李晓江夫妇没有披露自己在中国获得的资金支持,在中国的工作量也超过了美国任职机构的规定。但李晓江有自己的辩解:在中美的研究不同,经费也没有交叉。他研究动物脑疾病,路径是从致病机理开始,到用细胞、小鼠建立模型,再延展到大型动物如猪和猴子身上。而大型动物实验在美国难以申请,必须前往中国。

2018 年,李晓江与亨廷顿舞蹈症的猪模型,成为重大突破,2019 年又以暨南大学为第一作者单位发表了多篇成果,这可能招致了埃默里大学的调查。

图 |“世界首例亨廷顿舞蹈病基因敲入猪”研究团队。前排中为李晓江,前排左一为李世华 (来源:科学网)

根据李晓江的说法,2012 年他回国工作以前,曾向埃默里大学医学院人类遗传系正式申请,并得到系主任和医学院院长同意。在一封有系主任签名的信上写道:“我们认为这项合作有益于埃默里大学和中国科学院。我将期待你在中国的工作取得进展。”

在 2016 年,李晓江离开了中科院遗传与发育所,前往暨南大学担任兼职教授,这也是他的妻子李世华担任客座教授的地方。2019 年 5 月,李晓江在美国被辞退并关闭实验室,夫妇返回中国。暨南大学表示,将全盘接收李晓江团队,并安排所有的场地和实验室。

如果说辞退李晓江尚有争议,埃默里大学医学院麻醉科教授于山平则没有任何潜在过错。他是 3 月发送给埃默里大学校长提倡信的执笔人。于山平猜测,自己可能因为这件事遭到报复,学校给出的理由也不充分:系里新来的助理教授需要占用他的办公室。而于山平作为终身教授,此时正身担 NIH 150 万美元的项目投资。

是学术不端,还是全方位封锁?

辞退处罚美国华裔教授真的公平吗?化学家陶丰的律师彼得·R·蔡登伯格(Peter R. Zeidenberg)有自己的看法:检方是在全国范围内,将犯过简单错误的学者列为打击目标。

这与彭博社的调查结果相吻合。在吴息凤案子中,她在书面答复承认曾让帮助下载复印经费计划、打印编辑审查草稿,而 MD 安德森中心合规负责人 Max Weber 借此指责她违反了操作规范。“这一指责与学术界普遍行为矛盾,因为这种做法十分常见”,彭博社说。

“这两所南方的机构,MD 安德森癌症中心和埃默里大学,这个(解雇华人的)举动让大家挺失望,可大可小的事情他就搞大。”于山平曾这样表示。

让华裔教授成为潜在目标的,似乎与他们入选中国千人计划有关。NIH 主任柯林斯在 2019 年 4 月一个听证会上说:政客和媒体的注意力都放在中国的“千人计划”。

根据千人计划 A 类的要求,入选者需要至少在中国全职工作 3 年,且每年至少 6 个月在中国工作。而一旦入选,美国研究机构便可发难称,自己雇佣的华裔教授在中美同时任职,并且未完全披露中国机构的资助。如今为了避嫌,国内许多学术机构已将“千人计划”改称“国家特聘专家”。

但这项指责也许并不客观。李晓江曾告诉新媒体《知识分子》,他在中国工作的部分时间是他通过学术年假和休假争取的。作为终身教授,他能享受埃默里大学 3 个月到 12 个月不等的学术休假。陶丰律师蔡登伯格也表示,“大学教授们有暑假,他们常常会在暑假期间担任中国的职务。”

在国内,高校推行“一事一议”,允许学者不遵循合同要求,签署全职合同但仅按照实际到岗情况领取工资。因此入选“千人计划”本身,并不能说明教授在美国没有工作足够时长。但华裔教授们的中国全职职位已经足以让美国机构“小题大做”。

另一方面,中国学者也对这批“两栖教授”的做法争论不一。科普作家方舟子曾在 twitter 上表示:李晓江 2010 年起就拿千人计划全职待遇,但发的论文不以中科院遗传发育所为主要单位,因此被终止合同,才去暨南大学当全职教授了。

美国研究机构辞退华裔教授的“雷厉风行”,则是是否针对华裔的另一个争论点。李晓江曾透露,埃默里大学即使决定解聘终身教授,通常也会有一年的离职时间。于山平也认为,自己是终身教授,即便退休了都应该保留办公室。而学校以“助教占用”为由将他赶出办公室的做法可谓前所未有。

相比李晓江夫妇,于山平则未入选中国“千人计划”,可谓没有瑕疵的“完美受害者”。但仅仅因为为华裔教授发声,他就被赶出了自己的办公室。这似乎说明,人们不该再将眼光囿于个人行为,而是应当关注美国全方位的“学术封锁”。

图片 | Science 对于山平教授被迫离开办公室的报道(来源:Science)

在 2019 年 1 月,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将上一年的年度纽科·克利夫兰奖授予中国“墨子号”量子卫星团队,团队由中科院院士、中科大副校长潘建伟领导。但讽刺的是,潘建伟院士因赴美签证未过行政审批,不能到现场领奖,而这届会议的主题正是“科学超越边界”。

2018 年年中,北京大学教授饶毅收到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邀请,赴美参加研讨会,却屡次签证被拒。他愤怒地称,“我希望美国不会因肆意阻挠自然科学领域的国际合作而被载入史册。”

最近的一起事例发生在 20 天前,于 10 月 21 日在华盛顿召开的第 70 届国际宇航大会上,中方代表团集体缺席,原因就是美方没有及时发放签证。“在这个会议上,我想念一个重要的航天局。中国(航天局)去哪儿了?”在开幕当天第一场全会活动上,观众通过在线提问和投票系统将这一提问置顶了。这一幕,是对将偏见带入国际科技合作领域的嘲讽。

生物医疗成中美新战场

在李晓江回国后,暨南大学校长宋献中说:“只要他们愿意回来,内地高校能把他们接纳下来”,这是内地高校的责任和使命担当。而吴息凤离开 MD 安德森中心时,中心教授评议会前主席 Randy Legerski 表示,“无辜且有意义的科学合作,被刻画成腐败且对美国有害的行为。”“我们输给中国的唯一财富就是在吴息凤身上的投入。

生物医疗正成为中美新的角斗场,而李晓江、吴息凤教授们偶然被卷入了争斗。坐落于华盛顿的智库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在 2019 年 8 月发表报告,建议特朗普政府在重视芯片领域之余,也要重点关注生物医药领域。报告写道,“生物制药是美国竞争力和良好就业的关键驱动因素,而中国正发展生物制药业,对美国先进和创新型产业的挑战将越来越大。

从 2018 年以来,美国越来越多的媒体感受到中国在这一领域发力。“珍珠如土金如铁”,有人这样形容进军美国生物医药企业的中国资本。《华尔街日报》发现,在 2018 年第一季度,中国资本投资美国医药初创公司同比增长了 10 倍。2018 年前三个月,数据研究机构 PitchBook 则发现,美国私人医药公司的 40% 募资额来自中国,而一年前仅为 7%。英国《金融时报》统计了更长时间,发现 2018 年美国生物医药初创公司募资的 100 亿美元里,中国资本投资了三分之一。

美国媒体认为,中国资本的兴趣来自国家战略层面的鼓励。“中国制造 2025”计划将“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列为十大重点领域之一。而中国投资者经历了本土生物医药公司估值泡沫,有极强的动力去美国掘金。

图 | 中国风投投资美国生物科技的资金从 2018 年起显著增长(来源:Chinese Money Floods U.S. Biotech as Beijing Chases New Cures)

除了资金涌入,人才争夺也显示出这一领域的焦灼。2019 年 6 月《华尔街日报》称,至少六家中国生物科技初创公司正在美国设立办公室,遍布波士顿从硅谷,为当地药企高管和科学家开重酬挖人。

在报道中,基因泰克公司前医学总监艾瑞克·亨德里克(Eric Hedrick)跳槽去了百济神州。他原本负责著名抗癌药物安维汀(Avastin)的开发,从未踏足中国,却一直向往加入中国生物科技浪潮的第一线。直到百济神州找到他,他才意识到“中国公司的创新速度居然这么快”。

“如果你能在纽约治愈癌症,为什么不能上海治愈癌症呢?”彭博社于 2018 年 4 月发表的报道中,专注生物医药投资的奥博资本联合创始人王健这样表示。伴随一大批中国生物制药公司的崛起,对美国领先公司的祛魅正在完成。2019 年 10 月,中国孙飘扬和钟慧娟夫妇干脆凭借旗下公司生产的抗癌仿制药,超越王健林家族排在胡润百富榜第六。

在生物医疗领域,相比美国研究机构草木皆兵,中国则秉承开放态度迅速发展。自 2018 年 5 月起,中国取消了对外国癌症药物的关税,在中国销售外国药物的审批也大大缩短。

“这可能不是偶然”,业内头部投资机构隆卡尔投资的 CEO 布拉德·隆卡尔(Brad Loncar)表示。他认为相比封锁,开放的态度更值得接受:“任何可能影响人类健康的事情都应该是最后选项。我认为,双方都有足够的理性来看待这个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一名在美华裔教授匿名告诉 DeepTech:“NIH 最近有迹象不搞扩大化。”在 2019 年 10 月的美国神经科学学会 SFN 年会上,国立神经疾病和中风研究所(NINDS)所长还亲自出席中国人的联谊会,对前一段的打压表示歉意。

2019 年 11 月 8 日,中国商务部召开新闻发布会,称过去两周里中美双方达成协议分阶段取消关税。10 月特朗普则曾透露,美中两国已经“非常接近”结束贸易争端。而当环境变暖,美国华裔教授也许不必再成为贸易摩擦的牺牲品。“说实话,纽约时报这篇报道把很多人搞糊涂了”,一名华裔教授匿名表示。


出处:物联中国作者:Semiconductor Engineering(责任编辑:zy)
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物联中国(www.50cnnet.com)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分享到:
  • 资讯
  • 产业
  • 服务
  • 应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