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商务资讯 > 正文
从CH到对话吧,语音社交在国外很火爆,我们到底需不需要音频社交?
http://www.50cnnet.com 物联中国
日期:2021-02-22 10:12:05来源:物联中国 作者: 收藏

在牛年春节期间,Clubhouse(以下简称CH)这个语音社交产品在国外一直很火爆,朋友圈里很多人都以能玩CH为荣。

作为科技自媒体人的黑马哥,对新生事物永远保留好奇。所以,在国内的第一个CH的类似产品对话吧出现的时候,我就第一时间跟山寨发布会创始人阳淼要了一个邀请码,参与了产品的内测。

刚开始注册的时候,对话吧的用户还不多,在主页上也就陈列着两三个话题,话题的内容也就是局限于创投、创业、私域流量这些内容。我就抱着围观的态度,进去听了一下,里面的人貌似都很熟,聊的也很嗨。但是,因为里面的人我一个也不认识,我也不敢轻易上麦,所以我在各个房间里也没有存在感。

在平台上晃悠几天之后,渐渐地我开始在一些房间里上麦介绍一下自己,聊聊自己对一些事物的看法。特别是,我作为有着快10年从业经历的骨灰级自媒体,在自媒体方面还是有一些经验,就经常在房间里分享一些关于抖音、快手、视频号的一些看法,渐渐吸引了一些人的关注。因为经常在各个房间里泡,像一些库尔特、Laurence、橘子大仁等这些对话吧老用户,也慢慢开始认识我,会在一些很多人的房间里Cue我,让我对一些话题发表一些看法,这让我慢慢地在这个平台里找到存在感。

在逐渐找到存在感之后,我开始在各个房间里非常活跃地上麦,发表自己对各种话题的看法,话题的范围也变得宽泛起来,涉及科技、互联网、电影、艺术等各个方面。即便,当时的房间还是比较少,但是我还是每天花费大量的时间在对话吧上,我从未发现自己竟然有这么强的表达欲。

真正的转机,在于一些大佬和名人的突然闯入。

在2月19日晚上,我们正在一个房间里讨论新消费,看到一个叫“洪晃”的ID闪现了,我们就Cue了一下她,问她是不是真正的洪晃老师?结果,洪晃老师上麦说话了,原来真的是洪晃老师本尊。

即便是没有精心准备,洪晃老师还是给我们讲了两三个小时的时尚,关于奢侈品大牌的一些历史,以及像LV、香奈儿、爱马仕都是如何选择设计师,波司登如何通过海外推广进行营销等等。

与此同时,不断地有观众上麦,跟洪晃老师对话。比如,有一个叫“创业王小胖”的朋友,提问“为什么男生都喜欢给女生买施华洛世奇,而女生并不喜欢这个品牌?”最终,这个话题又延伸到男生到底应该送女生哪个品牌的礼物,让洪晃老师和一些时尚界的朋友,给直男开一个为女生送礼物的品牌清单。

虽然跟洪晃的对话,带有即兴的成分,但是名人的号召力,还是让处于内测期的对话吧成功出圈。周围的人,不管有没有玩过对话吧,都开始谈论这个产品,都开始找人索要邀请码,甚至在淘宝等平台上,还出现了买卖对话吧邀请码的黄牛。

对话吧用户的小爆发,出现在2月20日晚。之前,马斯克在CH上的对话,让CH这个产品成功出圈。而对话吧的团队,也想复刻这一营销事件。这天晚上,映客创始人奉佑生用自己的人脉攒了一个语音局,拉了创投圈几位大佬包凡、朱啸虎、周亚辉做了一场对谈,主题就是“中国能做成一个CLUBHOUSE吗?”

大佬的到来,的确也带来了用户的暴增。当天,在这个主题对话房间里,一下子涌进了数千人,要求上麦的用户更是不计其数,一些老用户从未见过如此火爆的景象。

据对话吧的项目负责人江宇航介绍,目前(截止到2月20日),对话吧的用户平均使用时长接近三个小时,2月20日做活动,在线峰值有三千多活跃用户。因为对话吧现在还是内测阶段,需要邀请码才可以注册,其实如果稍微放开一点,用户的增速会更快。

是什么团队推出对话吧这个产品呢?据透露,对话吧是映客孵化的音频社交项目,2月初,CH爆火后,团队意识到,国内缺乏类似的高质量社交产品,这一市场空间是巨大的。在确定要做之后,整个产品从研发、设计到测试,仅仅用了6天时间,并赶在2021年除夕当天上线。语音支持技术也来自CH的服务商声网,保证平台的稳定性。

在对话吧涌入大量用户以后,这几天大家在各种房间里,讨论最多的就是对话吧这个产品的未来。到底CH类产品是一种现象级产品,还是昙花一现?中国人到底需要不需要一个对话吧这样的产品?中国人到底需要不需要语音社交,以及这个产品未来的定位人群是谁?是像CH只局限在精英人群,还是可以延伸到下里巴人?在用户增多之后,如何保证话题的质量?最重要的是,这个产品未来如何商业化,是依靠专业KOL驱动,还是平台产生新的KOL?

首先,我从一个用户的角度来看,语音社交的需求是存在的。CH的火爆,已经证明了这个模式是成功的,在中国必然也会出现一个语音社交的产品。有人会问了,像这种产品并不是新生事物,以前的语音聊天室,不是跟这个产品很类似吗,不是也可以排麦发表观点吗,为什么这些产品没有延续下来?

我想说的是,每一个产品都不能孤立来看,都应该跟它所处的时代联系起来。比如,像语音聊天室出现的时代,智能手机还没有普及,短视频也没有这么泛滥,大家的视觉还没有那么过载。而现在,大家随时随地都在使用手机和用眼,大家对视觉的刺激已经审美疲劳,迫切需要伴随式的语音产品来放松一下。

通过我这几天的体验,在对话吧里,你既可以在房间里高谈阔论,跟别人互怼和交锋,也可以在里面做一个安静的听众,听听别人对一些事物的观点,甚至突然蹦出一个不相干的人来,讲一些你从未没接触的人和事,让你感知到世界的丰富性。所以说,在对话吧里的体验,可以说是丰俭由人,还是比较自在的。

也有人会说,现在是视频的时代,直接视频通话不香吗?视频和直播,的确更具有冲击性,但是对于参与者的压力也很大。并且,视觉冲击,很可能会弱化别人的观点和价值。比如,像我这种中年大叔,不管你讲的东西多有价值,基本上脸一出来,就会被别人划掉,因为你没有小姐姐的颜值。而在对话吧这种平台上,如果你分享的观点有价值,还是有人会安静地听你讲上五分钟的。所以说,语音作为媒介而言,是观点和意见传播的最佳媒介,对话吧里的交流也是相对高层级的精神交流。

那么,既然是高层次的精神交流,是不是代表用户圈层有限,只能存在于高知或者精英阶层,也就代表着这类产品的规模做不大?一些大佬也认为,对话吧这种产品,应该像知乎早期一样保持它的精英属性,不能让一些下沉市场的人进来,变成情感主题的语音聊天室。

对于此,我比较认同对话吧里一个叫“刺猬”的吧友的观点。她说,对于语音社交,核心的是圈层,是圈层共鸣和共振。大家在对话吧里,之所以半夜还能安静地在房间里交流,是因为大家处于同一圈层,或者即便现实中的阶层不一样,但大家身上必然存在共同特质的东西。她不赞同大佬的一些看法,让产品保持一种洁癖或者精英标签。她说,三四线的一些大爷大妈,也会有精神交流的需求,如果他们使用这种语音社交的产品,相信也可以聊的很嗨。她说,一个产品要想持续和商业化,必然要做下沉,她相信这个产品在下沉市场也会有市场。

对于产品层面,很多人都认为核心是运营,CH之所以火爆,是因为马斯克和名人的加持。而像对话吧这些平台,要想吸引更多的用户,必须每天要有大咖来对话,或者要有一些KOL常驻开话题。而随着类似产品的增多,一些KOL,可能会变成各个平台争抢的对象。

而一个叫“大玩家产品经理”的吧友,他认为未来平台成败的关键是算法。他说,昨晚来了很多人,是因为奉佑生召集了一帮大佬来,进房间的人目的性很强,也都是科技互联网相关的人群。但是,随着用户的增多,当普通用户进来的时候,他如何找到适合自己的主题,如何能够找到存在感并留存下来呢?这就要求算法比较精准了,让小白用户快速找到适合自己的话题和房间,最终要让普通用户留存下来。

在我看来,目前对于对话吧这一产品来说,面临的挑战还很大,不管是运营层面、监管层面,还是商业化。

但是,当所有公司都盯上CH这一产品的时候,速度快是关键,谁速度快,谁就能够抢到最优质的用户和红利。由于CH这一产品也并不成熟,也没有成熟的商业模式,对产品的快速迭代和运营能力要求会很高。对话吧,作为中国第一个类CH的语音社交产品,任重而道远。

内容来源:钛媒体

出处:物联中国作者:Semiconductor Engineering(责任编辑:zy)
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物联中国(www.50cnnet.com)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分享到:
  • 资讯
  • 产业
  • 服务
  • 应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