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商务资讯 > 正文
教育智能硬件三十年,如何实现行业跃迁?
http://www.50cnnet.com 物联中国
日期:2022-05-11 16:51:07来源:物联中国 作者: 收藏

如果从“文曲星电子词典”“小霸王学习机”的出现开始算起,教育智能硬件行业在国内市场的发展已超过二十年。只不过,相较于在课程培训上的重度投入,学习设备始终未被家长们列入“刚需”名单。

与此同时,过去数十年来,教育智能硬件更新迭代不止,但产品的一代代升级大多是建立在充满新鲜感的营销话术层面,学习效果一直没能得到市场的广泛认可。这也是教育智能硬件此前未能爆发的关键原因。

2017年以来,科大讯飞、华为、作业帮、网易有道等企业纷纷进军教育智能硬件领域,背后逻辑在于:双减背景下,学科培训开始大幅调整,但家长与孩子的学习需求却不会随之消失

正因如此,在互联网、科技、教育、制造等不同赛道中头部企业的尝试下,教育智能硬件行业开始向更多新的探索方向进发。

1、不愠不火的30年

提到教育设备,80后的第一反应可能会是文曲星和小霸王,90后则主要集中在点读机或是好记星英语学习机,而00后和10后大概率会想到的是智能作业灯、词典笔等一些新型学习设备。

回溯行业这三十年的变迁史,大致可以分为以下三个阶段阶段:1.0电子辞典时代、2.0点读机时代和3.0智能产品时代。

1991年,为了能够快速占领市场,小霸王掌门人段永平想尽办法凑够了40万元,在央视等平台打出一条广告:“你拍一,我拍一,小霸王出了学习机……”借助央视的流量,1.0电子辞典时代中的前期代表小霸王学习机仅用了一年,就将销售额做到过亿。

好景不长,几年后,曾收获一批80后回忆的文曲星电子词典的出现,快速取代了小霸王的地位。

1995年,文曲星以当时市场中其他电子字典1/5的价格,引发一场电子字典的价格“革命”。在随后的日子里,不断升级的文曲星在产品销量上以每年几倍的速度快速成长,至2000年左右,相关产品在国内累计销售已达2000万台,产品市占率高达7成。

电子辞典由盛转衰的历史拐点出现在2004年。当年年末,电子词典行业加速洗牌,大部分厂商都停止研发新品:仅仅几个月,电子词典行业整体下滑了一半以上,只剩下快译通、好记星、文曲星、诺亚舟等少数几个头部品牌。

此后,更具辅助学习功能的2.0点读机时代开启了。

点读机“概念”最早出现于2002年,提出方是深圳一家叫“创锐达”的企业,灵感来源是美国LeapForg公司用于早教的“电子书”。但由于创锐达的合作公司“东莞创力”是一家合资企业,母公司的商业决策使得这款产品最终被还是被放弃了。

两年后,读书郎推出了一款点读机,这也是被视为破局市场的“鼻祖产品”。2006年,步步高带着T100正式介入这一领域,随后诺亚舟也开始推出自己的点读机产品。

在智能设备尚未风靡的年代,这三家机构都曾推出了自己的洗脑广告歌谣:“读书就用读书郎”,“哪里不会点哪里,so easy”,“学海无涯,诺亚舟”。重金营销为企业带来了巨大的流量,这三家产品的联合加总超过了彼时点读机市场总销量半壁江山。

而随着移动互联网浪潮汹涌袭来,教育硬件行业也出现了颠覆式变化,教育硬件产品在智能手机、智能电脑等移动设备迭代中,逐渐演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3.0智能产品时代。

2013年10月,苹果CEO库克在第四季度财务电话会议上表示,苹果iPad已经占据全球教育业平板电脑市场的94%。这个数据不仅让苹果CEO库克颇感意外,更让众多国内企业嗅到了新的商机,搭载了各类教育应用的学习平板,凭借着大屏幕、专注性等优势,取代了传统的各类学习机。

国内学习平板电脑的竞争基本复刻了点读机时代的市场格局,依然是“三足鼎立”之势。IDC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中国学习机行业发展现状与竞争格局分析》报告显示,仅以天猫商城统计的51个品牌交易换算金额数据,2020年市场份额排名前三的分别为步步高(32.65%)、优学派(9.97%)和读书郎(8.81%),小霸王(6.45%)和科大讯飞(5.73%)分别位列第四和第五。

近年来,随着学习场景从课堂不断向着家庭、户外等更细分的场景中延伸,教育硬件开始从较为单一学习平板电脑,过渡到多品类的智能时代。

2016年,工信部发布了《智能硬件产业创新发展专项行动(2016-2018年)》,提出“深入挖掘教育、医疗、工业等领域智能硬件应用需求”,以及“支持智能硬件企业面向教育需求,在远程教育、智能教室、虚拟课堂、在线学习等领域应用智能硬件技术,提升教育智能化水平”。

这一政策的发布,为智能教育的发展定下了基调。

同时,受新冠疫情的影响,线上教育也逐渐进入常态化。CNNIC第47次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3.42亿,与疫情前相比增长了1.09亿。

政策叠加用户学习场景的变化,让教育智能硬件行业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

2、教育智能硬件进入爆发期

过去近二十年来,不少学习硬件厂商只是看到这个市场火了,尽管自身并不具备教育能力,但依然可以通过与内容供应商合作,然后将这些内容安装到硬件里就上市销售,这显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智能教育产品。说到底,不过是企业做生意的一个载体。

由于这些硬件企业更多关注的是打营销、追销量,并没有将心思花费在如何帮助学生和家长们提升学习成果,长久下来,市场也在反思:智能教育设备真的应该存在吗?

市场对于教育硬件价值的重新审视始于2017年,这个年份的教育硬件正处智能时代中最为关键的升级阶段。

在这一时期内,老牌教育企业读书郎开始尝试“软件+硬件”结合的方式推进教育硬件的智能化;字节跳动、网易有道也基于课后作业场景推出了智能学习灯产品;在线教育机构作业帮也在同一年里,上线了以错题整理打印为主要卖点的错题打印机喵喵机P1。

除了教育公司,科大讯飞、华为、百度、阿里、腾讯、小米等科技企业,也不断加码教育智能硬件这一产业赛道,代表学习产品如单词笔、智能手表、智能屏等。

其中,网易有道2021年“学习服务和产品”收入34.22亿元,同比增长33.22%,占比总营收85.21%。上一年该业务收入收入占比总营收的85.07%,稳中微升。网易有道的特色产品词典笔仅2021年第四季度出货量就超过了50万支,创下了历史新高。

而另一家科技公司科大讯飞的财报显示,2021年 “教育产品和服务”收入录得60.07亿元,较上一年40.19亿元同比增幅达到了49.47%,占比当期总营收的32.82%。而上一年该业务收入占比为30.86%。

另一方面,不少创新技术的涌现,也为教育硬件的产品创新带来更多可能性。大数据、人工智能、万物互联的普及,5G、AI、AR/VR/MR技术的进步与成熟,更推动了这一趋势的到来。

以作业帮的喵喵打印机系列为例。早在2017年,作业帮就已向市场推出了第一款基于学生错题整理与打印需求的产品喵喵机P1,随后陆续推出多款机型。不久前,作业帮再一次迭代了打印机的产品版本F1。

作业帮错题打印机

与目前市场力推的“搜索答疑”颇为不同的是,F1打印机的独特之处在于将手写答案去掉,还原成一张干净的试卷。喵喵机打印机的产品负责人告诉《豹变》:“错题整理和试卷还原是构成这款打印机的核心功能之一。”

该负责人进一步解释道:“错题整理功能其实已经做了很多年,结合作业帮最具优势的OCR文字识别提取,包括题目上的匹配。这需要建立在一个非常丰富的题库基础上,让学习设备马上帮助用户找到一个相同的题目,然后打印出来。”

F1打印机最大的创新之处在于试卷还原功能,这也是作业帮在智能硬件上一个重要的技术突破。

“表面看只是抹去了人工痕迹,实际需要运用图像处理技术识别图片。然后通过算法,识别哪些是人工笔记,这需要非常强大的算法团队做支撑。最后还要在题库中迅速找到原题,并推送举一反三的题目巩固练习。”喵喵机打印机的产品负责人如是说。

从作业帮主打的几款硬件产品在淘宝、天猫等电商平台的不俗销售业绩来看,土壤变了,场景变了,用户需求变了。如何精准洞察市场变化,并科学制定出与之匹配的解决方案,将决定着智能硬件品牌能否从赛场上成功突围。

根据艾瑞的估算,2020年教育智能硬件市场规模为343亿元,预计2021年将扩大到453亿元,2024年有望接近1000亿元。

而在总规模达千亿的市场中,从2018年到2024年,传统品类市场规模从214亿元增长到400亿元,新兴品类市场规模则从26亿元飙升至553亿元。

也就是说,在产品创新方面做得更好的企业,未来更有可能成为教育智能硬件的“引领者”。

3、新逻辑与新思路

面对千亿市场规模,传统硬件厂商、互联网科技企业、教育公司纷纷跑步入场。

在教育智能硬件这个愈发拥挤的赛道中,相关企业想要最终胜出,最终要比拼的已不仅仅是硬件在外形上是否时尚、美观,而是在于产品功能的开发是否真正站在了对学生和家长教育痛点的理解之上,更重要的是内容容量是否足够强大,使用场景是否充分适配。

不夸张地讲,这几乎是当下人们给出一款产品“好评”的最高标准。毕竟,家长们对于学习设备在意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孩子们投入到学习中的时间、精力是否可以获得预期回报。

消费者的声音最能说明一切。刚刚从互联网企业“上岸”到一家外企的杨美玲向《豹变》提到,为了能与新同事们快速建立友谊,以及更好地融入新的工作氛围,自己最近开始加强了英语学习,这让她体会到在背英语单词一块好的“电子屏”的重要性。

此前她已拥有了一台通用学习工具iPad,但在使用过程中,时不时弹出的各种APP推送总是破坏她集中注意力,这让她决定再入手一台专门用于英文学习的电子单词卡。

几经对比下,她购买了作业帮的电子单词卡,除了单词量足够丰富之外,“一屏一词”的设计也便于阅读。在她看来,产品只要能帮助她合理利用时间背好单词就够了,其他任何附加功能都是多余的。

这种选择并非偶然,某种角度上,这也是一众作为行业“后来者”的教育公司投身智能硬件领域的底层优势。

以作业帮为例。在创立至今七年时间里,作业帮始终坚持自主研发各种新型技术,比如OCR识别技术(打印机试卷还原的关键技术),可以说是行业“基建层面”的一次创新;基于之前线上课程、线下硬件的用户行为捕捉,更精准地定位用户核心诉求,并形成与之高度匹配的解决方案;内容层面,产品内置了5.4亿学习资源,包括海量全国各地真题试卷、全学科全教材的单元同步练习,以及小学到考研所需的英语单词书、小学到高中的必背字词古诗文等。

或许在不少人看来,教育公司转型智能硬件是“双减”政策出台后无奈之举。然而,从技术、内容、场景、甚至是对用户具体而微的需求理解等多重维度来看,教育公司的“后发优势”足以让他们在市场中占得自己的一席之地。

这便有了教育智能硬件行业如今一番多元化的产业图景。

一波是早已跑出规模并顽强活到今天的传统教育硬件企业,比如步步高、读书郎等;一波是以华为、科大讯飞等为代表的老牌企业;一波是以字节跳动、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大佬,一波是利用自身在内容、技术、师资等优势顺势入局,并借机转型科技公司的的原在线教育企业,比如作业帮。

而在脉脉等一些人才职场应用平台上,这些头部企业对于硬件产品相关岗位的招聘力度也在不断加大,人们在关注就业职位的同时,更乐于去对比这些头部企业在行业中的占位、市场口碑以及未来的想象空间等话题。

随着教育公司的入局,教育智能硬件领域中的升级战开启,想要在战局中突围甚至是带动行业实现跃迁,从业企业可能还要在以下几方面下功夫:自身教研和内容合作机构能力的提升,通过大数据、AI等技术手段更精准诊断孩子们的学习能力等等。

与此同时,尽管市面上的智能教育产品能在一定程度上起到辅导学习、检查作业的功用,但如何更好地解决孩子们基于已有认知、接受能力等差异而产生出来的个性化需求(包含情绪层面),以及培养孩子们主动学习意愿和良好学习习惯,这些仍有待进一步探索。


内容来源:豹变

出处:物联中国作者:Semiconductor Engineering(责任编辑:zy)
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物联中国(www.50cnnet.com)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分享到:
  • 资讯
  • 产业
  • 服务
  • 应用
友情链接